谢谢,冬
导语:在冰天雪地中,我们活得如宋代汝窑的冰裂纹,在缝隙中我们看到过往的刻痕,然后想办法盼自己能过好下一个年。冰雪本来和冻结、寂寥、枯竭、冷刺骨底联结

  谢谢,冬
  
  冬天,一年的尽头;也是下一年的初始。
  


  在冰天雪地中,我们活得如宋代汝窑的冰裂纹,在缝隙中我们看到过往的刻痕,然后想办法盼自己能过好下一个年。
  
  冰雪本来和冻结、寂寥、枯竭、冷刺骨底联结;但是在东方和西方,总是在冬季的冰雷中,我们迎接一年中最大的节庆。
  
  东方是过年,西方是圣诞节。一片雪花纷飞中,人类既歌颂白色,又不甘于白色。中国人张灯结彩,日本人红滚滚雪祭仪式,欧美世界闪闪亮灯。在最冷的季节,人与人之间,温暖共聚,合度佳节。
  
  冬天因此蕴含了矛盾。
  
  它是冷,它是热情欢乐!
  
  它是白,它是红,它是彩色。
  
  它是即将过去的最后一笔账,它是即将开始的未知。
  
  它适合尖叫,更适合沉思。
  
  它使大地死寂,它使雪覆蓋了等待中的花朵,来年好迎春绽放,牡丹倾城。
  
  一年四季,人们既迎春也叹秋,但没人喜欢冷飕飕的长冬。
  
  我们总是忘了冬季的好,正如我们经常忽略身边最忠实的伴侣。
  
  冬,静静地、认命地年复一年伴着我们历经地老天荒,迎新送旧。
  
  它折磨了我们,也应许了我们。
  
  谢谢,冬。

联系我们
地址:中国·洛阳市伊滨区吉庆路6号
邮 编: 471934
电子邮箱: hlxc.2008@163.com
帮助
建议采用ie8以上
chrome、firefox、Safari 5+浏览器
360、腾讯浏览器采用极速内核
版权所有
洛阳师范学院
豫ICP备10005974

星辰微博

星辰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