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与君书》
导语:午后,树上的枝叶将阳光剪碎,碎成满地斑驳。风,又将枯叶吹落,落在我走的小径上,像雨后的小水洼,惹得孩子不禁去踩,听它破碎,是秋离开的声音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。
致亲爱的你:
  
  见字安。
  
  许久未见,近来可好?
  
  立冬一过,日渐寒冷,总易让人起盼雪的念头。虽身处中原,四季分明,孟冬初雪确实有些为难,可人有了盼头,还是能让日子不那么无趣的。于是,每日醒后,便匆匆望向窗外,望向心中念念的银装素裹,自然是失望。但愈是这般,雪真的来了,愈加让人激动、开心。
  
  正如你,我亲爱的朋友。“你没有如期归来,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。”
  
  自仲夏分别后,你我天南海北。虽然科技的进步,缩短了你我的距离,但似明忽暗的某些东西,还是让我们渐行渐远。是什么呢?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也罢,随它渐行渐远,切不可渐无书就是了。
  
  于是,我在此刻想起了你。
  
  午后,树上的枝叶将阳光剪碎,碎成满地斑驳。风,又将枯叶吹落,落在我走的小径上,像雨后的小水洼,惹得孩子不禁去踩,听它破碎,是秋离开的声音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。
  
  是了,孟冬的阳光虽吝啬,但也还算有暖意,可一旦入了夜,躲在逼仄处的寒风,便开始肆虐,谁经得起这般的摧残?秋,自然也是走了的。梅未开,菊已败,放眼望去,片片狼藉!雪未落,雨已停,这孟冬时节,竟无景可赏,着实无趣!
  
  你呢?在那四季如春的南方,又是怎样?花还未败?夜还未寒?我有些羡慕了,又转瞬释怀,不免有些得意。你,怕是无雪可盼吧!
 
 
 
 
  哈,这世界,比想象中不免大了太多太多。旧时雨天,还会留意彼此是否忘记带伞,边嘲笑,边一起冲入雨中。现在,怕是我淋成落汤鸡,你还在暖阳下晒暖儿。这就是天南海北的距离么?不免让人心生感慨。
  
  也罢,总归是变好了的,想起古人给好友写信,写诗词歌赋,似乎对方很难看到,却被千年后的我们收到,命运未免太过荒诞与滑稽。
  
  此刻,月明高悬,星星躲闪,蝉鸣与夏隐匿,蛐蛐儿随秋远离,除去偶尔响起的脚踩枯叶的声音,只剩路灯安静地在路边垂钓,引的飞虫咬钩,一切都那么寂静,又那么安逸。于是想起了你,成此《与君书》。
  
  夜色渐浓,想你正该合起双眸,入梦了。我也该回了,回到宿舍安眠,盼一场孟冬的初雪。
  
  日寒路远,见字如面,勿念。祝,日安。
  
  庚子鼠年 丁亥月 己未日
 
来源:郑莹莹
联系我们
地址:中国·洛阳市伊滨区吉庆路6号
邮 编: 471934
电子邮箱: hlxc.2008@163.com
帮助
建议采用ie8以上
chrome、firefox、Safari 5+浏览器
360、腾讯浏览器采用极速内核
版权所有
洛阳师范学院
豫ICP备10005974

星辰微博

星辰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