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“接近”疫情
导语:这世上从来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,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。所谓白衣天使,只不过是一群孩子,换了身衣服,学着前辈的样子,和死神抢人

 

  中国肆虐多日的新冠肺炎疫情终于得到有效控制,但在国外仍然尘嚣甚上,只一个美国便突破了40万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国境外输入病例居多,也因此,大学生群体依旧蜗居在家,乖乖的继续网课进行时。由于家乡闭塞,疫情虽然紧张,但人们有条不紊地做着自己的事,除了不能出门,生活上都能自给自足,一切仿佛依旧平静。这几天村干部的工作重心都转移到了护林防火上面,每天都有担任监督员的村民早早便站到各个关卡处守着,紧紧盯着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,疫情方面就更加显得薄弱了。慢慢的,就连我自己也放松了下来。然而就在今天我忽然发现,疫情渐渐控制确实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但现在还远远不能达到放松的程度,对人们心理造成的伤害更是短时间无法消却。
  

  体弱多病的我在家里就拿温水洗了个头发便不幸感冒了,身体忽冷忽热的,难受极了。我开始喝药,慢慢感觉好了不少。清明时节我姑姑准备回来看看我祖母,结果因为不准扫墓白跑了一趟。姑父看到我精神不好便问我怎么了,我只说感冒了,大概有点发热。“发烧?你可不能发烧呀!这搞不好要出大事的!”姑父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。一时间,我说不出话来……很快,他们吃了一顿饭便走了,我一个人胡思乱想着,脑海里只回荡着一个词:避如蛇蝎。说实话,我很理解姑父为什么这么说,却接受不了这样的话。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在这段期间还被无限放大,个个都生怕是新冠肺炎,怕传染给他们。在当初那么严重的日子里我没感受到疫情对我太大的冲击,在已经得到控制的日子里却被这种草木皆兵的心态伤了个透。
  

  下午去买药,想买盒感冒药和一个退烧药,以备不时之需。去了药店医生问感冒了有什么症状,我便据实以告,说先前有点发热,想再买点退烧药。这一说才知道,现在这儿的药店不让出售退烧药……心情极度复杂,原来宏观的疫情防控措施之下对应的微观方法是这么个样子。想了想,我还是回去多喝水吧。
  

  突遭这些事情,我不禁想到了在疫情严重时期其他的普通人。万一他们也像我一样风寒感冒了呢?是不是就被当作新冠肺炎患者或被隔离或遭厌恶或二者都有?还有当时开着“鄂”牌车在外的司机,一夜之间他们就“无家可归”了,那种被厌恶被拒绝的目光我想他们这辈子再不想体验一回。还有那些被确诊的人,我无法想象当时他们是有多绝望……
  

  疫情,生命,人类,社会,原本只是简简单单的词汇,现在看来,却是那么的沉重。

 

文字来源:秦爱英

联系我们
地址:中国·洛阳市伊滨区吉庆路6号
邮 编: 471934
电子邮箱: hlxc.2008@163.com
帮助
建议采用ie8以上
chrome、firefox、Safari 5+浏览器
360、腾讯浏览器采用极速内核
版权所有
洛阳师范学院
豫ICP备10005974

星辰微博

星辰微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