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江城子•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有感
导语:终是再见了!相思浓稠化作线,牵引佳人入梦来。还是那间亲切而又熟悉的小室,她在妆台前梳妆打扮,情态容貌,依稀当年。
  江城子•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
  
  [宋]苏轼
  
 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  
  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  
  已至深夜,烛火在黑暗中明明灭灭,衬着桌上茶杯里的茶水更显浑浊。你独坐桌前,自然地将茶杯举起,嘴角噙着一抹宠溺的笑望向对面,“阿弗,口干了吧,喝点茶水润润喉啊。”端了许久,直至窗外凉风渗入你单薄的身体,才瑟缩一下,惊觉此时已不是十年前,桌旁更没有已亡故的她,顿时泪流满面,无法自抑。
 

  
  是啊,十年了,那个说要相伴到白头的人,已跨过生死的门十年了。明明是你亲自在《亡妻王氏墓志铭》里说:“治平二年(1065)五月丁亥,赵郡苏轼之妻王氏(名弗),卒于京师。六月甲午,殡于京城之西。其明年六月壬午,葬于眉之东北彭山县安镇乡可龙里先君、先夫人墓之西北八步。”于平静语气下,写满了绝大沉痛。可为什么至今还在自欺欺人,恍惚间总认为亡妻仍在呢?恩爱夫妻,撒手永诀,时间倏忽,转瞬十年。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  
  当年十九岁的你风华正茂,玉树临风,与年仅十六的王弗正是佳偶天成。少年夫妻间的恩爱自不必说,你的阿弗又蕙质兰心,侍亲甚孝,这让你感念至极,愈发情深。奈何缘浅,天命无常啊!仅仅十一年相守相伴,老天便生生夺了这份大好姻缘,从此天人永隔,不复相见。你沉重,你痛苦,浑浑噩噩十年,官场失意,又有继室及儿子在身旁,哪能时时刻刻,朝朝暮暮将你的阿弗挂在嘴上?但心底又从未忘却,反而思念愈浓,苦楚愈重。
  
  情感潜流一时难以遏制,你又想到孤坟远在千里,就连与阿弗一起说话的地方都没有。然而,东坡先生啊!其实即便坟墓近在身边,隔着生死,就能话凄凉了吗?你究竟是有多痴情?究竟是有多想念?才能抹煞生死界限道出这般痴语?
  
  这还不止,你踟蹰着,想见却又不敢见。因为你与阿弗死别后容颜苍老,形体衰败,精神也大不如前,哪里还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苏东坡?尘已满面,鬓也如霜,即使能够相见,你也怕她早已认不出你。可是,还能再见吗?
  
  终是再见了!相思浓稠化作线,牵引佳人入梦来。还是那间亲切而又熟悉的小室,她在妆台前梳妆打扮,情态容貌,依稀当年。你深深凝望着她,仿佛要将她刻在你的脑海里,怎么看都看不够。似乎感受到了灼人的视线,她缓缓回头,目光交接的一瞬间,只那一眼,就是万年之痛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,该怎么说,才能道出别后十年种种?该怎么做,才能尽诉生死相隔之苦?
  
  你想问她,是否在年年伤逝的这个日子,为了眷恋人世、难舍亲人,便柔肠寸断?其实,你问的又何尝不是自己。明月夜,短松冈,黯然销魂。
  
  阴阳相隔,重逢只能寄于梦中。只有梦境才能不受时空限制,才能不惧生死阻隔。
  
  东坡先生用了十年都舍弃不下的,是那种相濡以沫的亲情。在红尘中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执子之手是一种境界,相濡以沫是一种境界,生死相许也是一种境界。在这世上有一种最为凝重、最为浑厚的爱叫相依为命。那是天长日久的渗透,是一种融入了彼此之间生命中的温暖。
  
  夜更深了,茶也凉透,明灭的烛火下没有阿弗,那便在梦里与你相见罢!不说话也是好的,能够见到她,足以。

文字来源:秦爱英
联系我们
地址:中国·洛阳市伊滨区吉庆路6号
邮 编: 471934
电子邮箱: hlxc.2008@163.com
帮助
建议采用ie8以上
chrome、firefox、Safari 5+浏览器
360、腾讯浏览器采用极速内核
版权所有
洛阳师范学院
豫ICP备10005974

星辰微博

星辰微博